在上上篇 真千兆路由的极限之OPENWRT MAKE, 某品牌白菜价QCA9558/QCA9880/QCA8337N纯种组合OS搭建时记 里,有没有还记否之模式退一步,海阔天空

 

回到了远古时代的ar71xx,有了一次完整功能的白菜路由OS搭建,不经意在续集show一下内涵,就此打住,从那天起,主板和电源分居两地,过着悠然自得的积灰生活

然后前天吧,峰回路转,又梦到了仙人,仙人一闪而过,什么都没有表示,就醒了,看了看时间,天还没有亮,起床一股欧气袭来,哇好欧,不经意就喃喃起来,有气相持,想起这块写博文的白菜路由,精神抖擞,躺下,一夜无梦,大白天,打开visual studio 2019, 我看着一堆H文,心里难免有些失落,因为对着屏幕发呆,显然不是特长,于是乎,摆弄起了电源,插入,拔出,插入,拔出, 不知道多少回合后,小H太太熟悉的界面又出现在浏览器中,有些失落,为什么小Han太太有这么强的恒心作了这么多版本的引导,而自己却只能在linux 4.14下面无趣的编译出一个过时的白菜OS?

不,不能落人之后!欧气在积聚,一点点感到卡槽要满了,于是,一个idea诞生了,让ath79回到ar71xx的模型,愤然删去几个patch后,duang,duang,duang, ar934x_nfc竟然成功probe了,这...不敢相信,syslog就是这样显示的,然后一堆irq错误,确认driver和linux 4.19的完美兼容后(一堆dma好担心啊),我恢复了几个patch, 手动调用了ath79_cpu_irq_init和ath79_misc_irq_init,发现一开始就报错了,此时此刻,感悟到了这样一个肤浅的真理:两种irq模型正在激烈的冲突,一种是旧体制下代表code first的irq函数式声明,一种是新体制下代表dt first的irqchip的全局式树形属性,这是第一次不看书没有教材得到的真理,遥想起WPF也有类同的表现

既然二者只能选其一,呼呼两股怄气,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,然后只有两条路径清晰的展现在眼前,一条是可以借鉴的捷径(Read can take up to 30us, erase up to 2ms and program up to 350us according to general OneNAND specs),另一条是理清ar71xx和ath79分别对irq的初始序列和占用情况,穿插需要的irq=29, 这便成了一个项目经典的选型判断题,答案不言而喻,于是有了下图:

 

对比上次贴的好像多了几百k, 原因是这次格式化后vol好像多了两个logical eraseblock,至此全世界仅有的功能健全的运行在linux4.19 ath79下的白菜路由已经实现了nand driver的migration,不妨去OpenWrt Forum 看看有没有人达成?已知的路由包括但不限:Meraki Z1, Meraki MR18, Rambutan...

 

再一次回顾一下白菜的规格 QCA9558 + QCA9880 + QCA8337N 256M ram, 16+128M flash, 不要999, 不要99, 我可以认真地挑战全世界最便宜的路由,不服来战?最后还是由衷地感谢小Han太太,没有H的辛勤付出,不可能写出这样的博文,再次感谢 (✿◠‿◠)

我好了,你呢?

 

OVER.